小引

鸟倦飞而独还,树浓生而长立。时在初夏,为人写序,所序何人?当今画坛彦俊,包君洪波也。闻其名,是山水中人;见其画,亦山水中人也。以其画释其名,是谓绝妙;以其名助其画,是谓天成。可谓:“画因人显,人因画名。” 概论 如今山水,多元并存。余分三派:一曰写生,一曰古典,一曰现代。写生者,流于形,拘于物,只能悦目,不可细品;古典之属,沿袭甚多,亦步亦趋,多出画奴,令人生厌;现代之类,尚在探索,多不成熟,拾人牙慧,贻笑大方(非现代派不行,实力举大纛者稀)或曰:“包君之作,将归何类?”余乃言:“亦古亦新,又古又新,合古能新,变古出新。境乃古典,笔墨主流。图像一变,成自家面貌,且风格独立者也。”又曰:“画人能达此境,则可观、可赏、可品、亦可论也。乃为诗:‘笔随心境走,云傍奇峰飞。桃源千里外,幽人自来回。’”读其作,余将细而论之。

 古亭
 亭者,停也,停停行行也。画中有亭,如美人开目,顾盼神飞。包君为亭,或破笔干擦如帽,或简笔行楷似叶,不作正局,左右俯仰,与山川相答,与天地互视。亭空则默待人至,人会则轻语江河。远水遥岑,兴在斜阳

之外。 老屋 屋有严谨之格,屋亦有东倒西歪之状,屋更有残破不堪者。斯人之屋,化静为动,舍法取趣,如同行书,追山而走,默默无语,只共幽人往来,独对青山无语。

 奇树
 松树贤,柏树寿,槐树刚,柳树柔,桃花乱点,黄叶风皱。洪波之树,变古之繁格为今之简奇。随心而为,随意生置,是破笔落荒率,是符号增幽情。远而望之,古拙生朴;近而察之,苍润并举。
 怪石
 石,天地间灵物也。石有方圆,自有阴阳。古人常分三面,今人不拘此理而加以变化,乃成个性。石,置之路为基石,设于画为怪石,位不同而调相异也。一石生,二石头随,三石成众,而后石石相叠,积石成山。包君之石,乃为幽石;包君之山,乃为峭山,山有奇气,是因心造境之山也。统而言之,为方中有圆,横斜有致,是平淡从容山,幽怪欲行之壁。




  闲人
 当世之人,多为忙人。山水中人,皆是闲人。现实苦闷,故寄托于山水,高情生,逸致起,直与画中人争高低。简笔趣化,有形无形,是对语空山山欲醉,是侧杖溪桥云烟深。看画画闲,看人人闲。乃叹:“人生能有几分闲?”对曰:“是静里智慧久,闲中岁月长。”
 斜云
 山堵则以云开,画塞则以云通,画中之云是增山水之势,媚山之之骨者也。洪波为云,或勾或擦,或染或涂,缓缓行于山间,悠悠穿于云际。一变古法,率性而为,与山水共鸣,与烟云而合奏。




   飞瀑
 长瀑飞落,素练千尺,此画中最具生意者也。作者为图,平面飞落,帘卷霭飞,如影汝幻,声在千里之外,意归梦魂之中。
 天趣
 画人有闲意,画树有古气,画瀑有风致,画石有奇句。云淡云行,桥飞峻崖,水摇无觅。合而统之,竟存天趣。得天趣,有化机,人心见,品格立。




   意境
 意者,人也。境者,物也。人生高情逸致,境自心间流出。山静静立而不知年岁,舟缓缓行忘却凡尘。是天人和谐物我两忘之境,是云水互会平淡从容之图。
 总论
 山川皆作符号,云水化成诗句。不为现实境,竟然梦幻图。此梦何为?余乃曰:“山川闲谈几许,墨痕几道轮回,山外山,雨里景,雾中人。山中霞色,烟中粉花,水镜闲云。朦胧夜色痴情路,余光淡淡模糊痕。”




  余绪
 先见画,又见人,闻其论,余乃为词《鹧鸪天》词曰:老树幽花古寺情,寒江明月对钟声。竹林自锁春秋雨,木磬还敲黄卷灯。忆旧事,看今生,愁烦宠辱尽磨平。迎霜踏雪孤心客,流水闲云寂寞僧。











    包洪波 字一冉,1969年出生,山东临沂人。现为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艺术顾问,副主席。首都博物馆书画院副院长。民革中央画院培训部部长,民革中央画院理事。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国家一级美术师。中国·水墨艺术研究院首席研究员。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书画院副院长,文化部全国青联委员。临沂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。  
  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,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。黄格胜先生中国山水画方向研究生。2013年最受书画市场欢迎与关注的中国画名家年度人物。中国文联,中国美协授予“中国画坛百杰”,“中国画300家”称号。21世纪最具收藏升值潜力的中国山水画名家36人。作品在 “第三届当代中国画山水大赛”获铜奖;“当代扇面大展“获银奖”;“黄河魂”艺术大赛获铜奖;中国美协主办的“中亨杯”全国书画大赛获银奖;“丹青翰墨庆回归”大赛获铜奖;“跨世纪,庆回归”大赛获金奖;第七届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精品大赛获优秀奖。 “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”全国书画大赛获银奖。       



东方美术界京ICP备14047621号-1 Powered by NoderCMS